十聿

为什么又在撕逼啊…本来也就没多少人还要吵…

啊啊啊啊啊啊啊微博更新!!!太太太太迷人了吧啊啊啊啊啊!!!

ins三更~漂亮宝宝度假玩的很开心哦😆

【獒喵】少爷(AU一发完,随便磕磕不要当真)

好好看啊😭

Reparo:

*是的,獒是张Jk,不能接受尽快闪躲
*是AU,bug估计有,时间线半对对
*圈地自磕,不要当真,谢谢之前的小伙伴提供獒喵这个有趣的名字




梗概:张家的少爷不姓张。




1.
张继科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整个人几乎风尘仆仆。但是家里只有一个平时不出现,负责在没人的时候看屋的管家,正坐在客厅里喝茶。
“你们少爷人呢?”张继科进门之后站在楼梯口,盯着漆黑静悄的二楼房间,眉头紧拧起来。
无辜的管家放下茶后毕恭毕敬地站在不远处,一边琢磨着吴亦凡走之前的情绪,一边赶紧选择了实话实说,“凡少爷昨天就出发去伦敦了。”
“一声不吭就去了英国?”张继科原本困倦而半眯的眼睛睁大了许多,算不上凶狠但还是透露着怒意。
然而管家无所畏惧。
“凡少爷昨天也等您到这个点,说您说好了昨天回来的,但结果您连电话都没打一个,就让助理传话说暂时有事,人也不见踪影,少爷就订了最早的航班,天亮就去机场了。”
张继科顿时哑火了。
脸上又变回那种仿佛八百年没睡过的表情,还隐隐透出一丝愧意。听出管家一副要为少爷“讨个说法”的语气,张继科就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但也没想怎么样,反正这也是他亲手造成的结果:身边的人都知道讨好吴亦凡比讨好他张继科本人更有效。
于是他挥了挥手就上楼了。吴亦凡的房间基本上不被他的主人使用,里面只是放满了各种各样数不胜数的衣服,快要变成纯粹的衣帽间。再往里走才是吴亦凡睡觉的房间,也就是张继科的房间,里面还算整洁,就是床上丢了几件秋装。
张继科没忍住把表情放松了许多。他本人有不得了的洁癖,具体表现为必须手洗自己的衣物和发展到会手洗吴亦凡的。床上丢的明显就是他出门的这段时间吴亦凡换下来的,看来吴亦凡也没有特别生气,不然就洗衣机见了。
终于心里一热,张继科算了下伦敦的时间就打了个电话过去。
吴亦凡接的还挺快,更是让张继科忍不住语气温柔的可以掐出水了。但是还没说两句,张继科说我明早就飞过去找你宝宝,对面的宝宝就回了句你不要过来,然后电话就挂了。
张继科愣了一会儿。光听这台词还以为吴亦凡被绑架了,但这明显就是还在生气,最后好像还隐约哼了一声。
这可不行,日天日地惯了的张家当家的要曲线救国。




他不顾大半夜的时间,强行联系了远在上海已经睡着好几次的许昕。摸了好几下才摸到眼镜的许昕又盯着屏幕十几秒,终于认清视频对面的是张继科。
“……大半夜的,什么事啊哥??”
张继科虽然觉得对面头发乱七八糟的许昕简直辣眼睛(不是说他平时就不辣眼睛),但当前明显还是吴亦凡的事比较重要。
“我好像惹凡凡生气了。”
“……厉害了我的哥。”
许昕这下算是清醒了。吴亦凡回国这两年的时间,他作为张继科最好的朋友之一,两人也接触很多次了。他心里清楚,吴亦凡这个人年纪轻轻但是情绪波动比较小,俗称淡定或者脾气不错,加上心里善良的不行,是不会随便对人生气的。更不会把张继科从一只藏獒搞成现在这样耷拉着耳朵半夜来委婉求助的大黑狗。
“你做啥了word哥?”
“……我答应他昨天就回来的,结果迟了一天。他现在一声不吭就去了伦敦,还不让我去找他。”
“……”
“不对啊,凡凡不会因为这种事就生气的。许大蟒,你说,是不是上次让你去给他篮球赛加油你没好好办,让他在那里不高兴了?”
许昕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上次吴亦凡去上海打一场篮球赛,张继科临时有事得留在京城,就要许昕直接带人去给他加油,一定要给他撑起场子。许昕发誓那天他办的不能更完美,虽然吴亦凡仍然看起来有一点不高兴但绝对不是因为他。
“我什么都没做。既然他不让你去你就别去了,省的给他添堵。你先来上海吧,上次谈的那个案子这几天正好可以收尾了。”
几年前张继科为了从父亲手里拿到家主的位置,在京城不敢动作,就选择了许昕所在的上海,如今他在上海的势力已经稳固,但具体落实的时候他仍会事无巨细地去和许昕一起核实。
张继科严肃地答应了。
没过几秒,“我先去给凡凡洗衣服了。”
许昕在这边恶狠狠地盯着他略带得意的表情,惋惜自己失去的睡眠时间,“滚。”




2.
洗完衣服没睡几个小时,张继科就飞去上海找许昕了。
走之前他心里还惦记着,就叫了一下那边喝茶看报纸并没有打算出门送他的管家,“你们少爷一旦确定回来的时间,立刻打电话告诉我,知道吗?”
“……您已经说了五遍了,我知道了。”
“我之前要你准备着去跟着少爷的人呢,让他们拍几张他的照片给我看看。”
吴亦凡已经几个小时没接电话了,张继科想来想去就是想知道他在做什么,是否安全。
没几分钟,照片发来了,上面是几个英国男人拿着大包小包准备放进后备箱。……看来是去购物了。
“要他们拍少爷的照片,拍这干什么???”
“……”管家一脸无辜。
张继科觉得果然只能把自己那颗想日天日地的心拿去怼许昕了。




到上海之后张继科第一件事情就是接着睡觉。手机放在枕头边上,生怕错过什么电话。等他醒来时已经快晚上了,感觉头顶阴云密布,仍然是那副好像八百年没睡过的表情。
出房间之前他听到了客厅里传来的声音,是许昕的媳妇儿来了,“继科家那位是不是去英国了?”
“……你怎么知道?”许昕声音听起来模糊,像在吃什么东西。
“喏,他名字上英国推特热搜了。我一开始还以为不是,点进去一看……”
张继科猛地把门打开了。
许昕正在吃冰淇淋,嘴里含着金属勺子,被他吓了一跳,差点吐出来。倒是他女朋友一脸轻松地和张继科打了个招呼。
张继科啥都没说,冲过去拿过了手机,上面确确实实是“kris Wu”。往下面翻了翻,基本上都是他的照片,穿着件简单的蓝色外套,但是举手投足之间掩不了矜贵的气息。着实是他的小少爷,张继科眼睛都快看直了。
最后翻到一张他穿着红色深领的衣服,戴着金属框的眼镜,面无表情看着镜头的照片,张继科顿时没了表情,脸倒是又黑了一倍,不知道在想什么。
许昕捧着的冰淇淋都快化了,他女朋友终于过去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回来,还感叹了几句,“真是好看,这还是人吗,啧啧。”
张继科没做什么过多的评论,沉着脸回房间去打了个电话,似乎是要随行的人看好吴亦凡。总之他没再和许昕他们谈过吴亦凡,所以他也压根儿不会知道几天后他已经不在这里时,许昕的女朋友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打了许昕的脑袋,“你这个直男,继科怎么会听你的,亦凡要他不去伦敦你就也要他不去?你们俩都是傻子。”许昕很无辜,并开始同情张继科。
在上海的几天张继科始终阴沉沉的,像没睡醒,或者说没睡醒但是惦记着猎物的大黑狗,哦不,藏獒。甚至于在和许昕一起去见合作方的时候,因为对方喋喋不休地只想讨好他而频频忽略许昕的问题,直接脸色大变地狠狠怼了那个不识眼色的男人,“你说谁啊,你说谁呢?”
最后在机场,许昕终于可以送走这尊供不起的大神了,“接下来的事情都交给我了,你就别操心了,赶快回家去,你的小祖宗还没回你就赶紧飞伦敦。还有,这是我媳妇儿做的,说是亦凡喜欢吃的,都拿回去。”许昕塞给了张继科一袋小饼干。
张继科略为感动地收下,然后头也不回地准备登机了。




3.
万万没想到,张继科到家发现,吴亦凡已经回来快一天了。不知道为什么还呆在客厅的管家非常淡定地告诉张继科,“是少爷不让我说的,怕打扰你工作。”末了还在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手势。
张继科差一点就要踢门了。
据说吴亦凡在房间里睡觉,准确来说是在张继科的房间睡觉,张继科就在门口徘徊半天但最后没进去打扰他。到晚饭前的时刻,吴亦凡终于下来了,染成银灰色的头发错综复杂地竖在额前,看起来是睡出来的,还戴了个口罩。
两个人招呼都没打,吴亦凡坐在离张继科好几个位置的地方开始吃饭。
张继科盯着他几秒,表情快结冰了。
“坐过来。”
“我感冒了。”吴亦凡指了指自己丢在旁边的口罩。
“吃药了吗?”
“吃了。”
其实这场景非常诡异,但又没有超脱正常。两年前吴亦凡刚回国,被张继科接进家住的时候基本上是当儿子在养的,对外宣称是张家的少爷,以至于人家都以为是张继科的私生子。这件事许昕最有发言权,“我才比他大几个月,你的态度搞得像我是他叔叔似的。”
态度,是的,张继科反思过自己的态度。时间线再往前一点,吴亦凡十来岁的时候还不姓吴,姓李,他家与张家是京城的世交,两人接触不多但张继科一直当他是个爱打篮球的弟弟。十八岁那年吴亦凡家在某次大变动里站错了队,张继科的父亲答应保住吴亦凡,就将他改名换姓送去了韩国。
当时张继科真的是很疑惑。他印象里吴亦凡话不怎么多,没有一般京城世子的风气,倒是有另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在那种情况下把他送去当时政治情况也不太好的韩国,真的不是什么好选择。几年后他才无意中明白,原来他的父亲才是吴亦凡家站错队的最原始推手,于是他开始以二十多岁的年轻身份冲击他父亲的家主之位。
等他成功之时,吴亦凡已经离开了整整六年。于是一探听到吴亦凡有回国倾向时,张继科就立刻把他接了回来。
此次再见,吴亦凡真的又变了个人。除了不可描述的天神之姿,还有堪称完美的待人接物。张继科觉得总有些不对劲,于是明知道他在韩国完成学业还工作了两年,仍然顺着他的意,让他如初生一般去接触各种东西,给他铺路造势(虽然事实是他都只需要开个头,后面的路吴亦凡自己走),比养儿子有过之而无不及。两年下来吴亦凡在别人面前还是那个完美的吴亦凡,但在他面前终于有一点少爷脾气了。
张继科居然想着想着心里一热。
但是他们的关系没有停滞于此。张继科喜欢他,这很自然。张继科不喜欢女人,对着同一个屋檐下好看到不讲道理的人动心一点也不奇怪。
但是张继科不能说,免得把他吓跑了,所以张继科给他写诗。写完还不能给他看,只能不是发微博,就是发给他那帮朋友看。最后许昕说,“求求你了张大爷你写的都是什么鬼还藏头诗你小心被看出来啊。”
结果吴亦凡真的看出来了。没办法,藏头诗嘛,太明显了。
那天晚上张继科醉的不浅,脸色发红(虽因肤色不易察觉),挂着朦胧而充满意味的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那你现在明白我的心思了吗,我的宝贝。”
吴亦凡非常清醒,无奈地给了他一个吻,“谢谢你。”



 
4.
晚饭之后张继科见他昏昏沉沉似乎很疲倦,嘱咐他好好休息,接着要管家看好他,如果不对劲立刻叫医生后,直接回了楼上的书房。
意料之中的是,桌上摆着吴亦凡给他带回来的一双鞋。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吴亦凡两年前曾经对着他的蓝色运动鞋抓狂过。
鞋盒的下方是一本书,张继科抽出来一看,封面上是《Au vent de la piroguière》。看不太懂,但是翻来看是一本诗集。这也是吴亦凡的习惯了,给张继科带各种各样的诗集。
张继科的内心有种平缓的焦虑,但不显山露水。吴亦凡就在几堵墙之隔的地方,之前的事情还悬而未决,但他只想缓缓。所以他状似安心地处理了几个小时的事务,直到和许昕在视频里确认安排时,许昕就差冲过来打他了,“你之前怎么答应我的?现在他病了你还有空在这里工作啊?”
张继科沉着那双眼,最后啪的关了屏幕。
那边的房间里吴亦凡已经睡了,看不出来安稳与否,蜷着身子占了床的小半边。张继科过去探了探他的额头,感觉没有发烧,就退出去准备走了。几秒种后又回来俯身蹲在床边,撩了撩他的额发,凑过去在那里落了个吻。




张继科回到书房后,睡的非常不好。虽然这段时间他都是一个人睡的,这间书房他也并不陌生,但他那无法控制的意识始终停留在清醒与黑暗之间的薄薄一层里,做着不是梦的梦。
他最先想起了十八岁前的吴亦凡,那与现在差别太大了。他还特地调查过吴亦凡在韩国经历过些什么,但是吴亦凡本人缄口不言,他就总是无法接触到核心。唯独可以肯定的是,年轻的吴亦凡的眼泪,大概都在那里流尽了。
这两年张继科就见他红过几次眼眶,一是刚刚跟着张继科回家的时候,对着这个几乎没变的宅子,狠眨了几下眼睛;二是头次在这边过生日时,张继科跟他说你别猜我的心思了,我就是打算照顾你;三是第二次过生日时许昕那帮人给了他个惊喜,最后指着站在二楼拐角处的张继科说,都是他安排的。张继科眼睛极好,隔着人群将他泛水光的眼眸和微抿起来的嘴唇看的很清楚。




张继科还是没彻底睡着,在脑子里写了好几首诗,没用。
就在他决定起来再去看看吴亦凡时,突然房间门开了。房间里没开灯,但他知道是吴亦凡慢吞吞地走进来了。
吴亦凡什么都没说,在床的一边躺下了,用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姿势,背对着张继科。
“……宝宝,怎么了?”
“…好冷。”声音轻细又粘腻,几不可闻。
张继科当然是裹着被子靠过去,从后面抱紧他,察觉到了他确实有些细微的颤抖。病情加重的可能性在张继科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他急着确认,便堪堪地让吴亦凡翻过来面对他。
在这个了无日光的房间里,张继科把他湿漉漉的眼睛和脸上不知道是不是泪痕的水迹看的一清二楚。
他就顿时温柔了许多,把自己的额头贴上吴亦凡的额头,发现他还是没有发烧。“宝贝…”张继科开始顺势地吻他的嘴角,“想我了没?”
吴亦凡突然就开始喘,声音都变了调,“…我难受。”然后抓着又开始着急的张继科的手往底下探去。
张继科这才发现他睡裤里是空的。不仅是空的,还很湿很湿,后面一开一合,都已经准备好了。
“操。”张继科忍不住骂了一句,直觉得岩浆都涌进了脑子里。
吴亦凡感觉到他手指的动作,抖得更厉害了。但张继科也没弄几下,就换了个东西顶进去了。边动作还边问他,“你这么搞了几次了?”声音低沉喑哑,像要吞了他。
吴亦凡被他顶的快哭了,但同时感觉那种挥之不去冷热相缠的难受感渐渐淡去,“好…好几次……”他回答的模棱两可。
“哪几次?”
根本说不清楚话的吴亦凡被笼罩在他毫不减速的阴影里,“不…你,你慢点……”
“说啊,哪几次?”张继科顺手撩开他的上衣,带着滚烫的呼吸向某两点移去,突然发现那里也红肿着而且湿漉漉的,他一下子就滞了呼吸。
说实话他突然觉得答案浮现了,得知他不能去看篮球赛的那天晚上,和得知他突然要延期归来的那天晚上,吴亦凡大概都是这样度过的。一个人躺在床上,想象着张继科就在他身边。
张继科再也没说废话,专心地大开大合动了起来。
这时候吴亦凡的眼泪大大方方地全落在了枕头上,但他伸出双手搂住了张继科的脖子,湿透的眼睛里传达出笑意,“你就…弄脏我吧…反正……最后也是你洗…呜……”




第二天早上张继科终于想起了自己带回来的小饼干。他起来时吴亦凡已经坐在楼下看电视,饼干也被拆开了,“许昕哥要你带回来的你怎么不告诉我?”
“你感冒好了?”张继科对他这么好的精神表示怀疑。
“全好了,我都感冒十多天了。”说完还撅着嘴小小地笑了一个。
真是要命啊我的小少爷。门口正要离开的管家看到这里如是想着,当家的真是命太好了。




5.
十一假期的前三天,许昕和樊振东去德国谈了个大案子。张继科没去,就呆在家里和吴亦凡一起,吃饭睡觉,最多去打个球。
案子谈成了,第四天他们俩就飞去上海,和许昕他们一起在迪士尼玩了一天。张继科算不上兴致缺缺,光是看着吴亦凡他就能过一天。
吴亦凡挺高兴的,只不过他长的太过好看,走到哪里都容易被搭讪,偶尔还会被认出来“是不是去哪里哪里走过秀”然后被要求合个影之类的,这就让张继科不是很高兴了。但不管走到哪里,吴亦凡对什么产生兴趣,他就立刻又跟上去了。
“养儿子似的。”许昕又在后面感叹。
“你不也是,你每次见到他时那兴奋劲都在说‘乖到叔叔这里来’。”他女朋友走在他旁边,没事人一样回答他。
“……亦凡这样挺好的,你没看他和外面人打交道那样,简直满分,倒是没这小孩儿的感觉了。”
走在前面的吴亦凡拿着个刚刚被店家强行送出的娃娃,作为他“玩游戏这么厉害而且长的这么好看”的奖励。他在观察娃娃,张继科在旁边看着他。那双仍然仿佛没睡醒的眼睛带着点笑意,和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总之让人沉溺。
这种眼神许昕前二十年都没见过,但吴亦凡回国以后他大概见过百八十回了。“……走吧去玩那个,他们太辣眼睛。”
晚上吃饭的时候,吴亦凡被几个许久不见的张继科的朋友围住了,留下许昕和张继科坐在饭桌的一边看着他们。
“你最近怎么这么安分,以前这个案子你肯定要去的。”
张继科用手指缓慢地敲着桌子,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那边正在笑的吴亦凡,“我就陪陪他。”
“……我媳妇儿上个月说我们俩傻子,说亦凡生气了你那样不能拖。”
是这样。张继科继续敲着手指,眼神暗了暗。别人生气久了大海就是提分手,吴亦凡却是生完气自己难受,拖的越久越难受。大概是因为他这辈子不会依赖谁,但还是保留了对任何人付诸感情的可能性。
他对张继科付诸了感情,一开始是“谢谢你”,后来还是“谢谢你”,现在是……
“哦对了。”许昕见他没说话,但肯定不是因为骂他傻子,就接着开口了,“六月份那事……办的差不多了。”
六月份,吴亦凡因为在几个秀场和几个导演的电影首映礼上抛头露面过,突然被大规模地造谣生事,其中包括他作为少爷的身份和他在韩国的经历。那几天张继科正在日本,一开始他以为是有心人想借吴亦凡攻击张家的某些立场,调查没两下发现是几个年轻明星的团队认为吴亦凡占有了部分资源挡了道,才拿出那一套来给自己挖了大坑。
当时吴亦凡表现的非常淡定。张继科则是气到发笑,藏獒本性决定要立即咬死他们。他和许昕做的是彻底毁了那几个团队的准备,事情办到十月份,也终于差不多了。
张继科的打算就是吴亦凡想做什么就让他做什么,敢从中作梗挡道生事的都死路一条。
现在这个打算基本完成,张继科又有新的打算了。
“我想改变一下我和凡凡的关系了。”
“什么???”




许昕这个疑问短期内没得到解答,因为张继科突然被调查了。
这半个多月的时间,吴亦凡都被要求呆在国外。他没有反抗,而是就乖乖地在外面,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张继科每天晚上会给他打电话,告诉他自己没事,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以及自己很想他。
吴亦凡认真地应答。
十月底的时候吴亦凡回来了,见面时两个人发现对方都瘦了一圈。而张继科没有再黑一圈,万幸。
但是吴亦凡说自己又要出去,一个人,过一下25岁的最后几天。张继科欲言又止,但还是答应了,嘱咐他要平安回来过生日。
吴亦凡去了一趟韩国,去曾经学习和生活的地方远远走了一趟,但并没有见故人。反而那几个晚上他接连梦见张继科。
以前的张继科没现在黑,没现在凶狠,但也没现在温柔。现在的就是最好的。
吴亦凡早就知道关于他父亲和他家的事。但他做的每一个选择都是基于自己的内心,与旁人旧事无关。他爱那个最好的,他爱的就是最好的。
他对张继科付诸了感情,一开始是“谢谢你”,后来还是“谢谢你”,现在是……“我也爱你”。
而张继科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那几天比较闲,他翻出了九月份吴亦凡给他带回来的诗集,找了两个会法语的跟他一起读。翻了一下他发现里面唯一一篇作了标记的诗是,《Le pays d'avant》(故国)。
“故国
从未存在
我们
从未知晓
从未目睹
从未证明
从未找寻”
这还挺适合我的,张继科想,然后提起了创作之笔。
几天后吴亦凡过26岁生日,张继科照例给了他最好的。在接受注目与簇拥的礼台上,尊贵的小少爷说,谢谢大家。
然后张继科从侧面上了台,递给他一枚戒指。
吴亦凡没接,脸上是淡淡的笑意,眼神却透彻的冷静。台下没有人出声,张继科就拉过他的手直接戴了上去。
“从今天起,你就不再是小少爷,是一家之主了。”
“没见过你这样求婚的。”吴亦凡收回手,还是那副淡定的模样,但这算是同意了。
张继科依然看着他。依然是那副沉着眼皮,意味不明的眼神。
但是张继科心里明白,一家之主的意思并不是继承他的位置,也不是从此以后有难同当。
而仅仅是从那一刻起,这个人的自由灵魂,愿意在他身边停驻了。




完.


*10.1-10.3许昕樊振东德国男子世界杯,6.15-6.19张继科日本公开赛
*诗集来自Madame Tifaifai,诗集名字不会翻,内容是尽量翻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好看了吧😭😭😭😭😭

萌袖简直是一万点的暴击啊啊啊啊啊😭😭😭

终于回来了😭可真好看啊我们宝宝😭

叶神生日快乐ヾ(≧∪≦*)ノ〃

他妈的智障啊 谁给你的脸带他tag的???

嗷嗷嗷好苏!!

Gei吉:

看完動物城我已經不會說話惹()


並不會畫小動物...畫不出毛澎澎的大尾巴嗚嗚

然而在電影院裡用各種眼神猛盯拖地的尾把跟大耳朵跟大眼睛跟小牙齒跟各種

嗚啊

我不行了我不好了

再見我再去刷一次